科技创新让农村垃圾处理不再难致远环保:倾心助力美丽乡村建设
来源: | 作者:办公室 | 发布时间: 2019-03-28 | 4772 9次浏览 | 分享到:
背景: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农村最大优势和宝贵财富。”但长期以来,“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成为一些乡村的写照。农村垃圾治理已经是我国乡村振兴建设的一块“短板”。

       2018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发布,要求以农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为主攻方向,稳步推进农村人居环境突出问题治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随后颁布,将推进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位列六大重点任务之首,提出重点整治垃圾山、垃圾围村、垃圾围坝、工业污染“上山下乡”。

       近年来,我国已探索出农村垃圾“户(组)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的集中统一处理模式,对规模化、效率化处理垃圾起到重要作用;但在实施过程中一些问题也日益凸显:农村垃圾产生源分散、量相对较少、转运距离远、维护资金少等都致使农村垃圾处理成本远高于城市,亟待探索一种因地制宜、适合农村垃圾处理实际的方法。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中提出,要建立符合农村实际、方式多样的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有条件的地区要推行适合农村特点的垃圾就地分类和资源化利用方式。

       江西致远环保技术有限公司通过近10年的潜心研发,找到了一条适合我国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有效方法———

       “解决了我们村的大问题”

       “有了这个生活垃圾处理装置,可是解决了我们村的大问题。”记者在江西省高安市荷岭镇采访时,琴岭村刘书记指着远处一个烟囱向我们解释,“在今年过年这个垃圾处理高峰,我们都平稳度过。这不,在外打工的人们回来都说,‘咱们村可是干净漂亮多了。’”

       这个让刘书记赞不绝口的装置正是由江西致远环保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分层温控无动力小型农村生活垃圾热解炉。与市场上许多简易的垃圾处理装置不同,看似外表简单朴素的装置其实蕴含着十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和科学研究成果。“使用起来占地少、没臭气、好维护、成本低、无污染……我们附近几个村用过之后都觉得特别适合农村垃圾处理的实际,真是促使农村垃圾‘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的一大‘杀器’。”提起运行了一年多的装置,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福绵区塘茂村村长竖起大拇指。

       “1吨的生活垃圾,经过处理后,灰渣出来仅有25公斤左右。这些废渣还可分选出用于花卉、绿化苗木营养土的好东西,周围村民总来拉走。”60岁的刘大爷在赣县区田村镇垃圾清运工作多年,他感受到的变化尤为明显。

       据刘大爷回忆,2016年7月之前,田村镇一直采用填埋的垃圾处理模式。当时两三个清洁工在垃圾填埋场轮流值守,运一次垃圾,就把填埋场铲平一次,撒上石灰。一周或一个月后,再进行集中填埋。“臭的吃不下饭,来一点垃圾,铲平一次,放了几天的垃圾比新垃圾更臭。”刘大爷提起那段时光记忆犹新。

       “更关键的是后来没有地方埋了。”现在赣县田村镇担任书记的郑永芳当初就为垃圾填埋场的选址颇为发愁。“每天产生的垃圾有10-13吨,找个30亩的小山窝填几年就满了,又要重觅填埋处,这些填埋过垃圾的地方不能种庄稼,更不能住人。”

       选用垃圾焚烧发电市里镇里其实也考虑过。“投资大,后续维护起来也贵;而且居民很担心空气污染问题;要是运到县上统一焚烧,运费、垃圾处理费都是一大笔开支,更别提路上的污染。”

       在综合考虑了多种处理办法后,2016年7月,镇里引进了致远环保的生活垃圾热解技术。“工作轻松多了,再也不用受臭气折磨了。”刘大爷对此特别满意,“现在不用人守在填埋场,只需要拉垃圾的司机师傅把垃圾倒进炉子,简单按规程劳动一下,垃圾就自行处理掉了,几天后,十多吨垃圾出来的灰渣很少。”

       “维护成本低,我们省心;周边村民也不投诉了。垃圾有了去处,村子都整洁不少。”郑永芳满意地说。

       十年磨一剑

       寻找“垃圾处理垃圾”之路

       “我就是希望研发出来一种真正适合农村垃圾处理的装置。”说起企业研发这款垃圾处理装置的过程,致远环保董事长谌向阳可是下了很大一番工夫。

       时间回溯到2008年,江西对农村环境整治日益重视。为了彻底整治农村生活垃圾乱象,全省根据“用户分类、村收集、乡镇转运、县处理”的模式建设了一系列焚烧发电、卫生填埋场等设施。几年运行下来,对全省农村垃圾无害化处理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大家发现,这种模式运行成本较高、二次污染严重、土地资源浪费等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对于相对偏僻、转运距离远的乡村,实施中很难辐射推行;而在当地露天焚烧、简易填埋等乱象既污染环境又危害人们的身体健康,更不可取。

       在这样的状况下,谌向阳思索,能否根据不同地区的区域现状、经济水平,因地制宜地推出一种既符合国家环保标准又切实符合广大农村实际需要的装置———特别是对于那些偏远、分散、转运距离远、经济条件差的地区,在集中式、规模化的大型处理设施缺位的状况下,选择小型农村生活垃圾处理设备更加符合现实需要。

       江西,有着近2000年的烧窑历史,以其精湛的技术书写着“因瓷而兴”光荣与辉煌。谌向阳想,“能否借鉴石灰窑、砖瓦窑、蜂窝煤炉、现代陶瓷窑炉原理研制出一种垃圾处理装置,彻底无害化处理生活垃圾?”

       在几位烧炉专家的帮助下,几经研究,一款“高大上”的全钢板垃圾热解装置制造了出来。一实验,最初运行起来都很好。但很快他们发现,这种焚烧炉还是需要大量的助燃剂,需要人工24小时值守,生活垃圾的量也必须控制,还有大量烟雾排出。

       找到了问题,公司科研人员继续改良——将助燃剂改为了用电燃烧,再研制了烟雾净化装置。这下,气体达标排放没问题了。但做了几个试点,他们又发现,给垃圾焚烧电炉配置专门的三相电成本高,在偏僻地区,单独拉一根电线近的就需要几万元,远的要二三十万,再加上用电燃烧耗电量大,乡村也请不到专业人员操作,很多村镇运行举步维艰。

       “有没有‘垃圾处理垃圾’的技术?”

       不服输的谌向阳不顾成本,一门心思又投入到研发中。终于,经过反复试验和实践积累,科研人员在借鉴石灰窑、砖瓦窑、蜂窝煤炉、现代陶瓷窑炉原理的基础上,大胆改进了垃圾焚烧炉内部结构,将其分成垃圾层、烘干层、缺氧热解层、有氧燃烧层、灰渣层等,使装置可以在没有动力、不添加助燃剂的情况下让垃圾处理设备常年处于工作状态。

       技术人员徐快生全程参与了研发过程。他经常驻守在设备旁,观察设备运行状况;并询问用户感受,从每一个细节入手,不断优化产品。

       据他介绍,目前通过垃圾热解装置,生活垃圾在炉内完成了全封闭的循环——当垃圾经过热解和燃烧时,垃圾中的细菌、病毒被彻底杀灭,恶臭气体和有机废气被高温分解;同时,上升的热气又被上层的湿垃圾吸收,烘干上层垃圾,所产生的大量蒸汽和热气中的粉尘、有毒有害物质被上层垃圾吸附后再次进入热解层二次分解;再加上尾气处理装置,使顶部排出的烟气达到国家排放标准;热解中产生的焦炭焦油自动进入燃烧层,放热燃烧,形成灰渣;有毒有害物质多次热解,得到彻底分解……

       就这样,几年的研发,几百万元的投入,攻克层层难关,获得的是专业技术、市场以及用户的多重认可———17个国家专利,在江西、广西、浙江、福建等九个省市区落地,承建300余处(台套),覆盖项目区居民300多万人;该技术还被纳入“江西省重点新产品新技术推广计划项目”“第二届中国-南亚技术转移与创新合作大会”“第四届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与创新合作大会”推广技术之一;致远环保同时获得“江西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企业”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向装备化、智能化、配套化转变

       2017年6月,一场“中国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学术研讨会”在江西省高安市召开。在研究考察了多类垃圾处理装置后,来自全国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对致远环保的垃圾热解装置赞誉有加。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原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栾胜基专门实地调研了垃圾热解装置。他说:“看似简单的生活垃圾处理装置,却是结构力学、热工学和环境工程学的多技术的集成。它适应了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小型化、分散化的需求。既能实现操作简单,运行成本低,又可以做到垃圾减量、环保基本达标。”

       江西省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办公室调研员谢爱林跟踪垃圾处理问题已经十余年了。在调研了省内多处垃圾处理设施后,他发现虽然规模化处理生活垃圾效率高、利于监管,但对于一些比较偏远的山区、乡村,“非常有必要从实际出发,以‘小型化、易操作、成本低’为导向,实现乡村生活垃圾就地处置、就地消化。”

       了解到致远环保研发的垃圾热解装置后,谢爱林积极推荐,指出这个装置具有“上达国标、下接地气”的特色,在运行过程中无需外加动力,运行费用低,投资少,见效快,是处理比较偏僻的山区、乡村生活垃圾的“利器”。谢爱林认为,下一步企业在不断改进完善技术的同时,“政府也应该帮助这些科技型企业尽快成长。”

       2017年12月,在江西省政协报送给省委、省政府的《关于加快我省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建议案》中,江西省政协特别向江西省委、省政府建议:在推动垃圾处理设施建设中,“对于偏远、人口集中区,可推广应用致远环保公司的小型高温热解处理技术。”

       对于社会、专家、用户给予的认可和支持,谌向阳并没有满足。他开始思索更加长远的发展——

       近年来,致远环保与北京大学、江西师范大学、南昌航空大学等多所高校建立了紧密的技术合作与交流,借助高校的理论支持和技术指导,结合公司多年的社会实践,不断改进和升级垃圾热解装置。并且在原有设备基础上,实现热解炉向装备化、智能化、配套化转变。

       经过装备化生产的设备,可以将热解炉的建造安装时间由过去一个月降低为5天;建设配套化的设施,将探索实现垃圾分选、分类;智能化云平台的建立,使技术人员可远程监控国内各台设备的运行状况,积累了大量宝贵数据。

       “通过云平台的数据统计,我们可以为政府判断今后垃圾处理方向及制定垃圾分类、处理政策提供指导性思路和数据支撑。例如,在农村,一万人将产生多少垃圾?什么时间最多?成分比例如何?等等。”谌向阳自豪地说:“这也是我们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

       据悉,致远环保正在探索在农村建设垃圾处理教育基地,呼吁村民意识到垃圾问题,减少垃圾产生量。

       除了产品已深入国内十多个省市外,致远环保紧紧抓住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在中国—南亚技术转移和对接会上,分层温控垃圾热解技术作为一百项技术之一向南亚推广;在江西省“十二五”重大科技发明创造展览会上,致远环保代表江西省科技厅报送项目。

       “一生一事,一事一生。”这是谌向阳心中的一座灯塔。在他看来,他这一生就是要做好农村垃圾处理这件事。“我们的梦想是做中国农村生活垃圾第一运营商,做美丽中国农村环境的保驾护航者,做子孙后代生存环境的守护人。为此,我会付出一生……”